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你。”

    徐峰看着温宁愣道。

    赵蔚诚被刚才那幕给震得反应不过来,手里的刀就被她拿过去,然后就见她翻找他们带上来的应急医药箱,拿出胶带往韩肖的小腿上边部分再绑上一层。

    两手纤细白皙的手朝韩肖身上的穴道按下去,韩肖还没有昏死过去,处于半昏迷状态,感觉到面前的人换了,努力睁开眼看去。

    入目,是温宁精致隽秀的面容,也许是因为幻觉的原因,韩肖觉得自己见了一尊仙子。

    再一眨眼,变回到现实,是真正温宁的脸。

    “你这是?”

    “不想他死就让开些。”温宁突然伸出两指并拢落在韩肖的大腿上。

    指尖落下,韩肖似被一股冰冷的电击中,身体狠狠的躬了一下,脸色变得更难看。

    “噗。”

    韩肖正欲开口说话,小腿处原先开的口子被逼出一股乌血。

    温宁两指按放在他的伤口上。

    “好了,现在拿酒精给他伤口消毒,用这些外伤药给他包扎好,晚上可能会有发热的情况,但不要紧。”

    温宁拿过一块干净的纱布拭去手上血迹,从医药箱里挑出些外敷药粉,动作话语像极了就治的医生。

    交待完话,温宁又拿起自己丢到一边的布包,朝另一头的山林离开。

    她还得在明天之前找一处地方好好修练。

    “她……”

    “先别管她,看看韩肖,脸色似乎好了一些,”洛明示意赵蔚诚给韩肖包扎。

    ……

    温宁并没有走很远,因为她发现只有附近的灵气才是云山最充足的地方。

    离开这方圆之地,对她的修练并不是很有利。

    一次入定到天亮,温宁从自己的世界里睁开眼,精神气爽,拿起手机看了眼,已经次日的十一点,太阳渐渐变得猛烈。

    从这边提步下山,明天她还得回学校。

    下来的时候,好不巧的又碰上了那几个人。

    在山下几辆私家车正停在那里,而昨夜被毒蛇咬伤的韩肖正被人搀扶着要坐进车内。

    “唉?是你啊!”

    徐峰看到温宁,眼睛一亮,抬手打了一声招呼。

    和之前不同,温宁两次出手救了他们,这回看到精精神神的温宁站在那里,对视了一眼。

    “要回市内吗?一起吧!”

    洛明空出一只手,招呼一声。

    温宁本想拒绝,但昨天晚上算是诊治了他们其中一位,收点路费应该不算什么。

    “那就麻烦了。”

    温宁的不客气叫几人互对了一眼。

    韩肖抿着薄唇,看着钻进车的温宁说:“谢谢。”

    难得看到韩肖向人道谢,几个哥们下意识的互看一眼。

    “顺手而已。”

    徐峰跟着后面坐进去,把原本坐这车的洛明挤走了。

    洛明无奈地摊了摊手,将位置让给他,他们三人另外坐。

    “你很厉害!滑板滑得这么溜,有练过?你是学医的?”

    “第一次滑,M大没有医学院,副业是演戏。”

    温宁毫无保留的曝出自己的底,叫徐峰听得一愣一愣,感觉她是在耍自己。

    换作是谁听她这么轻松说出来,都会怀疑逗着玩吧。

    “你还挺幽默。”

    如果是演戏的,会不红?

    她的长相太占便宜了,相信没有哪个经纪人会放过这么好的料子。

    温宁也不期望他相信,徐峰却抱着好玩的态度问:“哪家的经纪公司?”

    “华亚。”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