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25章:布下香饵钓金鳞

    等我走出了这家的院子,大江从我的后边儿,乐颠颠儿地跟了过来。

    “怎么样叶子?刚才鬼上身,现在感觉怎么样?”大江在旁边笑着向我问道。

    “腿软、手哆嗦,”我心有余悸的小声对大江说道:“今天,咱可算是白捡了条命!”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江听我说的这么严重,也是微微的皱着眉说道。

    “不过你今个的广告,打得很硬啊!”大江没担心一会,又恢复了常态,笑着对我说道:“你还没傻透腔儿!”

    “等回去,治好了这个姑娘,咱哥俩的饭碗,就算是有着落了!”我也笑着对大江说道。

    “对了!”大江拉了拉我的袖子:“今天那个弟马请来的老仙儿,真是…”

    “真是外鬼。”我对大江说道。

    “那,人家的教主回来…”大江挠着头,向我问道。

    “要是别的堂口,还兴许有得商量,”我苦着脸说道:“但是这鬼仙堂…怕是跟他们没什么道理可讲!”

    “也就是说,刚刚这场对决,给咱们扬了名,也惹了祸了!”大江也忧心忡忡的说道。

    “这不是为救那个女孩吗?”我白了大江一眼:“咱还能眼看着人家女孩儿,让那个鬼仙给糟蹋了?”

    “只要能救人就行!”我对大江说道:“至于其他的那些,扬名还是惹祸的那些烂事儿,都是次要的。”

    大江听我说的坚决,也只好点了点头。

    我心里有数,大江的心眼儿不坏,要说救人的心,他一点不比我差了。只不过在城里呆的时间长了,他的本性从外面表现的不明显。

    而我呢,其实也没有为了救别人,自己死了都没关系的那种“医者父母心”。刚才的我救人的时候,纯粹是…心里一股火没搂住!

    一路走来,我和大江又回到了病人的家。

    我们刚进家门不久,就见病人的家属也抬着门板,从院外跟着走了进来。

    现在我自然是当仁不让,也不用病人家属出口求我,我自己就看了一眼门板上的病人。

    霍!刚刚光看着跳大神儿了,没注意这个病人。这姑娘,病得还真是不轻!

    这姑娘现在浑身上下是极度的浮肿,胳膊肿得比腿还粗,那大腿的直径,都快赶上腰了!

    她浑身上下的皮肤下面,是一片鲜艳的青紫色!

    腹腔积水,造成她的肚子像怀孕一样肿大。连手脚都肿的锃亮锃亮的,胖得像猪蹄一样。这位病人的脸上,也肿得脱了相,眼睛都被挤成了一道细缝。

    当我看到了病人身上所泛出来的青紫色,我就知道,我之前的推断,一点都没错!

    看到病人神志已经不清醒,情况十分紧急。我连忙转过头,对跟过来的姑娘的大舅说道:

    “我让你挖的桑根呢?”

    “在这呢!”姑娘的大舅连忙抱过来一捆桑树根。

    我从里面挑了三四根合用的,然后用手扒开桑树根上面,还带着泥土的外皮,给姑娘的大舅看。

    “看见没有?这桑根的外皮和木头中间,有一层白色的膜,扒下来,加一把绿豆,用药罐子,三碗羊奶煎成一碗。”

    我皱着眉头说道:“病人情况紧急,快去煎药去!”

    那位大舅拿着我挑出来的桑树根,飞一般的跑出去了。

    “不是吧?连价都不谈,你就给人家下药治病?”大江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还没等我开口回答大江,那位病人的父母就凑过来了。

    “叶先生,先前的事,真是对不住…”这位病人的妈,看起来是一位快人快语的农村妇女,她上来就是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连声向我道歉。

    “当爹妈的心疼闺女,这是人之常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笑着对病人的爹妈说道:“不用这么客气!”

    “您这药…就能治好?”病人的爸爸看起来是一个老实木纳的农村汉子。他担心姑娘的病情,吞吞吐吐地向我问道。

    “那不是治病的,”我着对这夫妇俩说道:“那桑树根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