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谁也没料到。

    我居然会忍辱负重,来了这么一手。

    孔东辰以为我被打懵了,也就没怎么提防。他自己断了一条腿,一只手臂骨折,坐在沙发上也行动不便。但是,多年练拳的经验,让他本能的向后仰头,避开了我的偷袭。

    倘若让我一下子抹中,估计他的颈脖要开一道大口子,瞬间就会血如泉涌。

    我一击未中,整个人已经扑到了他身上,将他重重的压倒。趁此机会,我一个头槌,狠狠的撞在他的鼻子上。闷响声中,孔东辰的鼻梁都断了,鼻血不要钱似的涌出来。

    人受到如此狂暴的撞击,训练再精良也承受不住,孔东辰惨呼一声,已然满脸是血。我的手臂顺势移上去,尖利的玻璃碴抵住了他的喉管。

    “孔东辰!劳资要你死!”我从牙缝之中,迸出这几个字。

    那股惨烈的气氛,顿时弥漫全场,把所有人都怔住了。

    孔东辰哆嗦了两下,还想挣扎,可是我手指一用力,玻璃碴就戳破了他颈部的皮肤,一滴鲜血淌出。

    “放开东辰哥!一切都好商量!”阿火他们两股战战,哆嗦了起来。

    恐怕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局面会发生如此巨大的逆转。看似弱小的一方,居然能够绝地翻盘。

    “别……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孔东辰脸色泛青,也象是被吓到了。因为我的眼神实在可怕,象是噬人的野兽。

    “阿火你们滚出去!否则他立即横死当场!”我咬牙道,玻璃碴又往前顶了顶,孔东辰血流得更快了。

    阿火他们不敢怠慢,屁滚尿流的跑出去。

    陈瑜反应不慢,立即找来绳索,将孔东辰捆了个结实。其实,此人颈上只是皮外伤,包扎一下,上点药也就好了。但是他的鼻子被我撞歪,血糊了满脸,看起来异常可怕。

    “陈凡你想干什么?”被捆了个结实,孔东辰慌了神。大概从混迹江湖开始,他就没有遇到这般状况,彻底的落入了下风。

    我冷笑着没吭声,而是示意胖子拿刀看着孔东辰,然后大马金刀的坐在大厅里,叫人给我清洗伤口,缠上绷带。陈瑜也是老江湖,处理这种伤势很在行,他亲自动手,也就用了十来分钟,替我整完了一切。

    把阿火那些人驱散,我们押着孔东辰上了面包车。胖子留下来清扫现场,维持场子的秩序,毕竟客人们快来消费了。

    “凡哥咱们去哪里?”陈瑜握着方向盘,沉声问道。

    我坐在副驾驶,从容的点了根烟,说,“去王子坤家,我想他很乐意见到东辰哥。”

    “好嘞!”陈瑜立即答道。

    听到我们的对话,孔东辰险些吓尿。他跟王子坤的恩怨,如今闹得满城风雨,只要是混迹江湖的人多少都知道了。甚至有传言说,王家有意拿出悬赏来,想雇人弄死孔东辰。

    “别啊,别这样……你真想借刀杀人?”孔东辰彻底慌了。

    “为什么不呢?你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我也实属无奈,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我淡定的看着窗外,城市的夜景一如既往的迷人,但是一片歌舞升平的背后,潜藏着许多杀机。

    车子继续疾驰,飞快的朝王家大宅接近。

    孔东辰又没瞎,肯定认得路线,晓得我们确实没撒谎。倘若到了那边,我们把他往车下一扔,王家的人绝对如获至宝,据说只剩半条命的王子坤,估计会花样翻新的折磨此人,再将他秘密的干掉。

    “让我打电话,让我跟婶子说话!求求你们了!”想到种种可怕的下场,孔东辰越发的紧张。

    我压根不理会,陈瑜也目不斜视,专注的开着车。也就十来分钟,车子到了郊外,王家大宅的门外。

    虽说地理位置偏僻,但是王家的戒备还挺森严,不仅大门紧闭,门外还停着两辆黑色的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