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18章:怪病、山村、血地

    所以这个时候,我要是对这个来求医的人笑脸相迎,殷勤招待,反而会适得其反。反而会让人家越来越怀疑,我有没有给人看病的真本事。

    我这一番表演,果然收到了效果。这个人脸带着笑意,连声说请的就是我,请我现在就跟他回家去给病人看病。

    我简单的问了一下病人的情况,然后就回房间,拿了我那个破旧的帆布挎包背在了身上。

    出来以后,我坐上这个人的摩托车,跟他一起去大江家里找大江。

    刚才这个人说,那位病人是我离我们村三十里远、西北方向的一个叫“调兵山”的小村里面的人。

    患者是一个22岁的女孩,在这之前一直在城里打工,前两天放假回家,才在家里住了两天,就得了这场急病。

    病人是从昨天晚上开始发病的,她的脸色发青,肚子胀得像一个大鼓一样,神智也不是很清楚。

    原本碰上这样的急病,应该是把病人送到医院里面去的。可是这个得病的姑娘,嘴里面还带着胡言乱语,说出的话来天上一脚地上一脚,哪儿哪儿都不挨着。还有长篇大套的话,家里边的人,连一个字都听不懂!

    遇上了这样的症状,他家里的人觉得这不是实病,而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们这才想到要请一个出马先生来看看,所以才派这个人找到了我。

    摩托车在村里拐了两个弯,大江的家就到了。

    大江一听我说有活干,立刻穿戴好了,从他家里面走了出来。

    看他的表情,也是极力装作若无其事的平常样子。但是我跟他认识的时间太长、和他太熟悉了。所以还是能看到他极力掩饰之下的紧张和兴奋。

    不用说,我现在的表情,保准跟他是一个德性!

    虽然三个人也可以同乘一辆摩托车,但是大江还是开上了他们家来回送货的农用小三轮。

    我坐在大江的车斗里面,摩托车在前面领路。就这样,我们三个人一路呼啸着,直奔调兵山村去了。

    病人的情况,仅凭这位病人家属刚刚形容的那几句话,是根本没有任何借鉴作用的,所以我现在也犯不上因为她的病情,去费什么心思。

    倒是外界对我的误会,让我在这一路上都感觉有点儿小郁闷。

    在我们东北,能够让大仙儿上身附体,来给病人看事、瞧病的,被称之为“出马先生”。

    根据外界传说,越是新出马的先生,就越是灵验。尤其是刚刚出马的头三年,可以说是效验如神。

    这也八成就是这位病人家属,来这里请我的原因之一。

    这个现象,从实际上来说确实是有。但是传闻说,越是新出马先生的越是灵验,这样的结论,却是大错特错了!

    这里面的原因,我多少知道一些。但是现在却是不方便说出口。

    让我心情不爽的,是他们误认为我是一位出马先生的这件事。

    我自己的心里明白,血引尸经怎么说,也是独辟蹊径的一种中医理论。所以我怎么也应该归进中医大夫的这个行列里面,怎么外面的这些人居然把我当成巫医了?

    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只要能治好病就成!我心里想了想,也就想开了。反正我是治病救人外带着赚钱。只要我的方法对病人有疗效就行!我也不用跟他们计较,这些名分上的事儿。

    三十里山路曲曲折折,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才到。

    这个调兵山村,是一个两百户左右人家的村落。等我远远的一看,这个村子一前一后有两座大山,都是东西走向。这个调兵山村,就在这个“两山夹一沟”的“沟”里,

    等我看见这样的地形,眉头就是一皱!

    这样前后相逼的两座山,对于居住在中间的居民来说,风水实在是大为不利!

    就是抛开风水学不谈,就是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居住在这样的地形里面,气流不畅,水脉不通,出行不利,常年不能够照射到足够的阳光。就光是这几条,也会得对这里的居民,造成很不利的影响。

    实际上,居住环境甚至对人的性格,都会产生影响的。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