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时的餐厅门口,有客人陆陆续续地从餐厅用完餐走出来,出门的时候都会冲着他们这边看一眼。

    秦赦虽然很不舍得离开那两片柔软,但也不愿继续吻下去让别人免费参观。

    等又有人从身边经过,看向他们的时候,秦赦忽地就把顾恋兮的脸埋进自己的怀里,冷冷的目光扫过去,吓得那人连忙转过头直视前方,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秦赦这才移回目光,低头瞧了瞧乖乖趴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毫不迟疑地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她的头上,然后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冲进了蒙蒙雨雾中,朝着自己的车子跑去。

    他跑得很快,车子停的也近,他将她放进车里的时候,顾恋兮的身上并没有湿多少,只是稍稍有些潮。

    秦赦将她放进副驾驶座,然后绕过车头,上了驾驶座。一扭头就看到她仍然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他的外套还顶在她的头上,她动都没动一下。

    秦赦不禁有些心慌,她是生气了,还是怎么了?

    想着,他连忙伸手过去,想把他的外套拿下来,手刚扯了一下外套,就感觉到女人的身子猛地动了一下,转头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依然盛满着眼泪,直勾勾地盯着他,“你干嘛?”

    方才,顾恋兮被他吻住,挣也挣不脱,推也推不开,渐渐地,加上他那熟悉的气息和唇瓣上的微凉柔软,让她渐渐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到了最后,她竟然也……不想再反抗。

    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只是两分钟,但她却觉得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一般,他忽然离开了她的唇,把她的头揽进了他的怀里,她在他的怀里,依然轻轻啜泣,但心里居然还有一丝失落,似乎不情愿他的离开。

    而在她还在整理自己的情绪,他却又突然把自己的外套盖住了她的头,还打横抱起了她。

    她的头脑一空,再回过神来,人已经坐在了车里。

    此时,秦赦一动她,她才终于彻底脑子清明了起来。

    听着她因为哭过而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秦赦无声地叹了口气,“我帮你把外套拿下来。”

    说着,他的手动了动,把外套从她的头上取了下来,随意扔在了后座上。

    然后他回头,又伸手去拨她的头发,“让我看看你头上的伤。”

    顾恋兮往后挪了挪身子,想躲开他的手。

    “别动!”秦赦因为担心,声音微微抬高了一些,顾恋兮登时不动了,但一双大眼睛里含着的泪水,却又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劲地往下掉。

    他,他居然又这么凶她!

    秦赦再次表示无奈,她不经常哭,但一哭起来,就像是眼泪不要钱不一样,倒是停不下来了。

    他伸手去抹掉她的眼泪,声音也瞬间柔和了下来,“我不是凶你,你别动,让我看看你的伤,行吗?”

    顾恋兮本来是想拒绝的,可他的声音就像是有魔力一般,她到了嘴边的话怎么也没再说出来,只是紧紧抿了唇,不说话,也不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