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清晨。

    虽然停止自转,黄昏下的人们节奏依然紧凑。

    “喂!臭小子,蹭车就蹭车,如果你乱摸的话,小心老娘我再揍你一顿!”沫沫羞红着脸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嘁!没兴趣。”伊泽背靠着机车,双手枕头。

    “什么?!你是说对老娘不屑一股还是咋滴!”

    哎哟~

    头上又是一个大包。

    “干嘛老揍我?”

    “我喜欢!”

    发动的机车,向市中心的灵能水晶处奔驰而去。

    扬起的沙尘,让刚赶到酒吧门前,在焚烧厂站了一宿的亚马逊人琥,稍稍皱了皱眉头。

    “又是美好的一天啊!”走进酒吧,看到文贝克伸了个懒腰。“哟!阿琥啊,看上去很疲惫嘛…”

    “好。”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身后的抚琴少女,也朝着他咧开了嘴角。

    尘烟四起。

    娓娓而来的人影…

    “咚!”不和谐的踹开酒吧门。

    “这么早,还没开业呢!凶什么凶!”酒保懒散地骂道,突然就瞪大双眼,连滚带爬的逃跑。

    转过头来的文贝克,眉头紧锁。

    “你们是?”文贝克镇定的看着这些邪笑着家伙,他们胸前别着的夕阳徽章格外刺眼。

    “这里谁是话事人?”来人很不友好的拽起文贝克的胸襟。

    举起箭,箭簇死死盯紧来犯之人的琥。

    并不挣脱,对于不懂礼数的佣兵,文贝克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

    “啊,就是我,请问,外头的朋友,有何贵干?”文贝克温婉一笑。

    “不错的观察力。”一旁的野蛮人傲慢冷哼道。

    人群中,突然缓缓走进视野前的飞机头墨镜男。

    “哈哈,你就是这里的话事人?”飞机头挑衅般伸过头去,故意与文贝克双目对视。“不怎么像嘛。”

    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的落雁城游侠们。

    “哈哈,算了,没什么,只是送你一份大礼…”一脚踏在奄奄一息的风身上,手里抓着一些食物,顺便端起了高脚杯向文贝克示意。

    里克尔梅下属佣兵团,夕阳佣兵团团长,陈昊。

    刚出道时,他有着另一个名字,“砍手”昊。

    只要是被打败的人,不管有无任何瓜噶,他都会残忍的将他们的手砍下来当战利品。

    同样以凶残著称,不少人似乎从他身上看到年轻时里克尔梅的影子。

    “你不会是特意来给我这么个惊喜的吧?”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风,文贝克强忍着怒火。

    四周传来了阵阵笑声,那是一种轻蔑的嘲笑。陈昊挥了挥手,示意安静。

    “贝克先生。”陈昊坐了下来,一脸悠闲。“我是来恭喜你的…”

    “嗯?!”

    “因为你可以提前享受放长假的时光了…”他诡异一笑,“在医院。”

    “轰!”的一声,突然爆炸的火药,从门外传来的巨响。

    是炸药么?

    文贝克皱了皱眉头。

    嘟嘟嘟嘟…

    危急时刻,飞机头身上的通讯仪似乎打乱了他的计划。

    恍然瞪大的双眼,焦急的神色就连身旁的野蛮人也是一脸紧张。

    “该死!暂且留你们一命。”丢下一句话后,刚刚还嚣张跋扈的飞机头,急匆匆地领着身旁的野蛮人向门外狂奔。

    “可别想耍什么花样!我们照样会盯紧你们的。!”不怀好意的众佣兵,似乎把酒馆当成了自己的家。

    …

    落雁城市中心广场。

    停好了机车,对着抢先一步跳车的伊泽背影咒骂了一句,沫沫对着头顶的阳光伸了个靓丽的懒腰。

    “这个城市的小妞没几个像样的,难怪被称为死星。”

    “这妞正啊!”两个正在广场上随便溜达的夕阳佣兵团佣兵,望着沫沫的背影发痴。

    “你上不上,不上我上了。”那个稍微瘦一点的佣兵,首先冲了过去。“喂,美女,穿得这么性感,哥哥带你找乐子去。嘿嘿…”

    根本没有在听,只是冷冷地说了句。“滚。”

    “哟!凶悍的婆娘,我最中意!”那个胖一点的佣兵把手搭在了沫沫的肩上。“美女。哥哥们都会很温柔的。”

    转过头来的沫沫一脸坏笑,示意这两个蠢货往自己胸前看。

    “这才对嘛!嘿嘿嘿…”一脸Y笑的佣兵,突然笑容尴尬在脸上,瞪大的双眼,全身不止的颤抖起来…

    身为里克尔梅下属佣兵团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明白那块胸牌的意义。

    “暗…暗杀星?!”

    “晦气!晦气!老子还一直以为他是个男的…”

    咯咯…

    双拳咯咯作响。

    “嘿嘿,在聊什么呢?”

    “咦?!”

    一小黄毛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头插了进来。

    一边拽着两个佣兵的手,一边很悠闲的对着沫沫笑笑。“你们在搞什么有趣的飞机呐?怎么也不叫上我?”

    沫沫对他翻了翻白眼,一脸漠不关心的模样。

    发现挣扎不开,反被小黄毛越握越紧的手。

    “混蛋。放手!臭小子,你想找死么?”

    偏瘦的佣兵从怀里掏出一把枪,“呯”的一声,敏捷的沉下头,然后戏虐般的对着他俩傻笑。

    “呀,好险!好险!”

    “快放开!混蛋!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可是领主大人下属佣兵团的人,我们团长也就在附近,识相的赶紧松开!”那个手肘肉多的胖子,似乎被拽得很痛,而瘦的骨头都开始咯咯作响。

    “哦?”小黄毛突然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