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画面中,步步紧逼的佣兵们,以及被围困在核心的游侠,且战且退。

    寻常的民众怎么可能是训练有素的佣兵对手?

    喏大的酒馆内,丽娜发现很多无辜的民众,都遭到陈昊无差别的攻击。

    可恶,那个混蛋飞机头的家伙,他的冲击波简直跟爆破一样。

    丽娜皱了皱眉头,紧紧握住手中的武器,望向一脸严肃的文贝克。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琥。”

    “嗯。”

    “掩护其他人撤退。”

    “?!”还在拼命抵抗的人们震惊地望向短胡茬的中年男子。

    回过头来,一脸轻松的笑意。

    “首先,作为这个城市的代理市长,人民的生命应该放在首位…”

    双手持枪,玩起的把式,旋转起来,全身灌进一股强烈的灵能,一双如鹰般的双眼,迅速确定面前敌人的数量。

    “其次,作为一名游侠,我的责任就是守卫这座城市!”

    声虽影动,枪手的招牌技,很快就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呯!呯!呯!呯!呯!

    拔枪后的速射!

    身影来回穿梭,

    迅速填弹后,那两支枪嘴儿上的火舌,似乎不曾断过。

    枪法·双重奏鸣曲!

    正前方的佣兵纷纷被逼退,好几个中弹的家伙,闷哼一声倒地不起。

    “噹!”用背后双斧硬抗子弹的野蛮人,连被击退好几步。

    果然是个棘手的家伙。野蛮人暗想。

    还是第一次看见文贝克这么拼。琥想了想,皱起了眉头。

    “我们先撤。”做出决断的亚马逊射手琥,一把弓,拦在所有人身前。

    “可是…”

    “对于一个枪手来说,大范围运动战才是他所擅长的战术,而我们的纯在,只会让他分心。”琥耐心地解释道。

    来不及犹豫,四下里,开始逃散的人们,与围聚过来的佣兵们战成一团。

    “破风击!”琥连发两记强弩,掩护着所有人撤退,好让文贝克有反戈一击的余地。

    难不成你这家伙打算一个人单挑我们整个佣兵团?

    “柯罗尔!”飞机头一脸不悦的吼道。

    “了解!”野蛮人突然后脚蹬地,向前俯冲的同时,双手合十,口里振振有词。

    “加尔鲁什,风暴!大地和火焰!听从我的号令!”

    越来越快的野蛮人,连子弹都无法将他逼退半步。

    “是神行!还有刚猛!等一下…”文贝克身后的金发少女熏,满眼都是惊恐的喊道。

    狂奔起来,肉眼都无法看清他的身影。

    “是萨满的奥义,嗜血奇术!老师危险!”

    身形晃动,瞬间连连避开数十次奔袭的枪手,看起来文贝克的身手,完全凌驾于各种BUFF加持的野蛮人。

    观望状态下的抚琴少女深深舒了一口气,心里卯足了劲儿,为眼前的男人加油打气。

    野蛮人已经气喘吁吁,看起来那些时不时以刁钻的角度飞来的子弹,让他吃足了苦头。

    只要干掉那个家伙,其他人无所谓…

    “还远远没结束呢!”暴起的飞机头,一个双拳握紧,将周遭的空气一口气全部打包,巨大的冲击波,直接无差别的甩去。

    身影一闪,巧妙的避开炸裂的气状攻击。

    “太天真了!”

    突然出现在文贝克身后的飞机头男子,扫堂腿下,又是一连串的冲击波袭来。

    真是不逊炸药般的攻击啊!

    只能用血肉之躯抵挡空气炸裂的文贝克,胸前一口焖血喷出,看起来相当痛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边巷,拍马杀到的野蛮人,带着闪电般的重拳,直接对准他的后脑勺…

    “去死吧!蠢货!”

    “?!”绝望中,瞪大双眼的文贝克,一时动弹不得,稍向身后撇去的眼神,甚是惊恐。

    “先生!”来不及做任何救援的琥,失声怒吼。

    危急时刻,一道剑痕,重重劈开野蛮人势在必得的进击。

    “什么?”收缩不及的野蛮人,胳膊上,被砍下重重一道切口。

    很快,刀锋一转,电光火石之间,一道星月状的斩击,直接将身后那飞机头男子劈开数十米远…

    好霸道的剑法!

    被惊出一身冷汗的陈昊,一脸惊讶。

    “可恶!是哪个混蛋!”暴喝下,一簇琥珀色的碎发,飘逸的身姿,眼神犀利的剑士,轻跳着落地。

    托尼·罗腾参上!

    白驹过隙,奔逸绝尘,此时此刻的落雁城方,纷纷传来窃喜的神情。

    就连差点被干掉的文贝克,也是一脸欣然。

    “这混蛋,终于是睡醒了啊!”虚惊一场的琥,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要说同伴,天底下没有谁比这家伙更加值得交付后背。

    十年磨一剑,尽管中途有过迷茫,但这里人无论是谁,心里都清楚,曾经的淘气小鬼,如今已经成为落雁城,最值得依仗的战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